学知识体系中的常识与专识

荷科箱包网

人类的知识体系非常丰富,包括了个体在一生中的各种认知。对知识体系的结构性分析,也是知识分子乐于从事的课题。亚里士多德因为区别了伦理学和学而成为学的鼻祖,因为对各个学科都有所涉猎而被马克思称为“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当今,我们在知识体系的传授中已经建构了非常精细而严格的分类体系,例如文史哲、政经法、人文社科、理科、工科等。

如果按照人类认识自然和社会的顺序对知识进行分类,可以将知识分为通识类知识和专业类知识。通识类知识可以被称为常识,专业类的知识可以被称为专识。其中某一些知识,尤其是对人类生存至关重要的知识,常常是人类无师自通的。而另一些知识,即使付出很大的努力,也很难掌握。前者即通识类知识,而后者常常属于专业类知识。

通识是直接从实践中认识到的知识。在学校尚未出现时,人类获取的知识基本上直接来源于实践。即使有了学校,人类的大部分知识依然来自实践。人一出生,就开始建构对世界的认识,这个认识不是从书本上学到的,甚至不是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而是来源于个体的直接感知。比如,人出生后就会吃奶、对自己的妈妈有认知、学会走路等,这些知识都是直接从实践中认识到的,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重要的知识,我们很多时候会将这些知识视为常识。

专业知识则主要依赖学校的教育,专业知识常常不能直接从实践当中获得,而是通过书籍、教学等各种途径被人类掌握。这些专业知识在个体的日常生活中难以获得,基本途径是学校教育。通过教育获得的专业知识也包括一些通识类的知识,比如小学、中学学到的知识,比如识字,这是个体生活中需要的。大学的知识更强调专业化,到研究生阶段,学习知识则不再是主要任务了,而是要在人类知识的前沿有所发明、创造。研究生的学习需要帮助学生走向人类认知边界,深入探索最前沿的领域。

专业知识在人类生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是人类日用而不觉的一个现象。中国平均预期寿命是77岁,但是,仅考虑小学、中学、大学以及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共计大约16年,就占据了整个生命周期的五分之一。不仅如此,人类还会投入至少4%的GDP用于学校教育,最高的国家甚至超过10%。

学是在常识的基础上建立的学科。特定的专业性知识并不始终依赖通识性知识,有时甚至颠覆人类的一般常识。比如,伽利略在比萨斜塔做两个铁球的实验,哥白尼发表的日心说,都颠覆了人们的常识。但另一些专业知识,则严重地依赖常识,这在社会科学的各种学说当中非常常见,学尤其如此。从本质上讲,就是将个人组织起来过集体生活。早期亚里士多德就描绘了个人组建家庭,形成村落,最终形成城邦的过程,而(politics)一词根源于城邦(polis),就是研究这一过程的学问。当代西方的设计实际上就是在寻找常识。有两个最基础的要素,一个是,宣示了人民在国家中的最高存在;另一个是多数决定,实际上是一种决策机制。虽然多数决定机制存在着多方面问题,但是没有多数决定机制,就不再是。多数决定机制的这种简明直接的程序性原则,实则旨在追求一种共识,一种常识。

通识知识和专业知识各有所长,面对复杂的学问题,需要综合运用两种知识。专业知识的学习在人类工作和生活当中的作用常常是有限的。很多人经过小学、中学、大学等阶段的学习,却对生活和工作没有任何帮助。相反,在国际、国际关系、外交等领域,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也能讲得头头是道,甚至多有创见,有些是教授都未曾设想的。这并非稀奇之事,恰恰展示了通识知识的魅力。对于一些通识性的知识,专业人士并不见得比普通市民更有洞察力。事实上,人类经常能够运用通识知识来解决一些专业问题,学需要回归常识,就是这个道理。在领域,越是的顶层设计越需要常识,而不是学的专业知识。这并不证明学的专业知识没有用处,在面对复杂的事务时,专业知识的优势才能被极大地发挥出来。例如,作为一个“素人”,特朗普可以就任美国总统,但是,如果没有专业团队的支持,特朗普是无法运行美国的。

(本文系作者在“中国式现代化与学自主知识体系构建”研讨会暨第四届“学一流学科建设论坛”上的发言)

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三清山位于江西省上饶市东北部,景区内千峰竞秀、万壑奔流、古树茂盛、珍禽栖息,终年云缠雾绕,充满仙风神韵,自古以来便有“天下第一仙山”的美誉。

合肥市长江路第二小学栢景湾校区8名少先队员来到某干休所看望抗美援朝老兵郑尊礼,通过聆听战斗故事、参观荣誉史馆等活动,教育引导青少年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激发青少年爱党爱国的热情,争当新时代的好少年。

2023年7月27日,江西省瑞昌市武蛟乡,俯瞰蓝天白云下的瑞昌虹源光伏发电站达尔湖场区,排列整齐的太阳能光伏板与周边景致相映成景

郁金香花以其特有的徇烂多彩,娇艳妩媚地高雅身姿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其花也像牵牛花一样,白天舒展开美丽的花瓣,迎风起舞,将最美的身姿展现在人们面前,到了夜晚又好像害羞的姑娘逐渐收拢起多彩的花衣,以待朝阳升起时再一次绽放。

2023年7月18日,在安徽省淮北市经济开发区实验学校的足球场上,来自乡村小学的小球员们正在进行足球训练。

天津首个数据知识产权交易、一体化综合服务平台上线日,天津首个数据知识产权交易平台、数据知识产权一体化综合服务平台上线仪式在科创中国知识产权服务中心举行。

2023年7月17日,山东荣成寻山海洋牧场,养殖工人驾驶船只在云海之间收获江篱,构成耕海牧渔的美景画卷。

每当幕色降临,晚霞就像一杯泼洒在天空的葡萄酒,把整个黄昏浸在微微的醉意里,光的色彩把原本白色的云染成了血红和金。

2023年7月9日,在广西桂林市临桂区四塘镇界牌村,农民正抢抓农时进行晚稻插秧。宛如镜面的稻田与错落有致的民居,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夏日田园画卷。

7月6日,三门峡水利枢纽开启黄河2023年汛前调水调沙,助力冲刷小浪底水库库尾,为小浪底水库调水调沙提供后续动力。

临近七一,位于山东自贸试验区青岛片区的青岛中德生态园小学开展童心向党系列主题活动,通过参观红色教育基地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小学生们亲身感受时代的伟大变迁。

2023年6月26日,重庆市梁平区双桂湖国家湿地公园,绿树碧水与蓝天、白云、城市、田园相融成景,如同一幅美丽的生态画卷。

2023年6月25日,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的白云山水库,因水生态环境改善,形成了天蓝、岸绿、水清、景美的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