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一箱包厂因洪水损失百万老板质疑系防洪堤缺口所致

荷科箱包网

9月5日,受台风“海葵”的影响,福建省沿海地区出现暴雨到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其中,福建福州的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有居民称:“比杜苏芮来的时候还要严重。”

家在福州市闽清县坂东镇的刘女士,在镇上开了一家箱包厂,建在河附近。刘女士称,暴雨来临后,洪水直接涌了过来,箱包厂损失高达百万元。

究其原因,刘女士质疑是因为当地防洪堤的修建,仅在她厂子附近留下一个缺口,导致洪水都从缺口涌入。

9月4日晚11时许,刘女士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洗漱完后12点休息。朦朦胧胧睡到了2点多,外面就开始下大雨。后来刘女士因为担心厂房有损失,就一直盯着监控迟迟不敢入睡。

4时左右,洪水涌入厂内,刘女士和丈夫立刻冒雨赶到厂房,想用铁门将洪水堵在门外,同时想开启另一侧的门让洪水流出。但因为水量太大,直接冲垮了铁门,导致水涌入了箱包厂内。

“水来得很快,加上4号断断续续下雨,5号凌晨突然下大,那个洪水根本挡不住。”刘女士这样和顶端新闻记者形容当时的场景。

“几台机器不知道被冲到了哪里去,箱包也被冲得到处都是。”刘女士告诉顶端新闻记者,他们的箱包主要出口到国外,9月5日本是装箱出厂的日子,没想到洪水一来集装箱都给冲走了。厂房布满泥沙,几乎所有的箱包都被浸泡,有不少还损坏了。

据刘女士弟弟刘先生介绍,2016年闽清“7·9”洪灾时,姐夫和他人合资的箱包厂就被冲过一次,后来重建搬到了新的地方。但不幸的是碰到疫情,箱包厂出口受阻,于是刘女士便在去年年初将箱包厂搬到现在这个地方。

“好不容易盼来了出口的单子,却遭遇到这样的事情,我姐姐的钱都是借来的,本来今年接了一些单子想着生意会好一些。”刘先生说。

根据统计,9月5日21时至6日5时,全市共有8个县(市、区)50个乡镇降雨量超过100毫米,其中7个县(市、区)925个乡镇降雨量超过250毫米,最大为仓山区盖山镇439.7毫米。

刘先生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当时下在闽清坂东镇的雨虽然大,但没有福州那么夸张,预计有100多毫米。加之此前“风王”杜苏芮来临时,箱包厂并未受到什么损失,他们也就疏忽了防洪方面的防范。

但刘先生也提到,箱包厂外有一处防洪堤,原本是为了防范类似“7·9”洪灾这样的灾害所修建的。谁知防洪堤修着修着,到了他们厂外就停工了,留下一个约100到200米的缺口。刘先生质疑就是这个缺口导致洪水来临时加大了水量和流速。

顶端新闻记者查询了闽清县人民政府官网发现,坂东镇在“7.9”洪灾后加强了防洪堤的建设,2017年已完成总工程量的80%。彼时有当地主席提到,该镇相应的排涝设施没有跟上,一旦遇到大暴雨,是否会发生内涝?

但时任县水利局副局长王峰回答称,闭合还是更加稳妥的办法,防洪堤即使不闭合,缺口的大小也有限,如果洪水来了,依旧很难快速排出。

刘先生提供给顶端新闻记者的图片显示,在200米的缺口中有农田和一堆砂石。一旁还有一台废弃的水泥搅拌机,疑似停工了有段时间。

“政府现在说一周后会给我们答复,如果是他们的问题,建议我们拿起法律的武器,政府也会承担责任。”刘先生说。

当地一陈姓村民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坂东靠梅溪河边确实有一段没修完的防洪堤,是因为政府和村民就征迁问题没有谈拢,他的家就在防洪堤修建范围内。“2020年停工的,有争议就停下来了。”该村民表示。

9月6日下午,顶端新闻记者联系到坂东镇相关负责人,其对记者表示“防洪堤尚未修筑完成”,具体情况需要联系县里。

“损失方面的话,我们都有做登记并且上报县里,一线人员到镇上各个村子调查受灾情况,具体补助需要县里决定。”该负责人说。

9月7日上午,闽清县防洪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向顶端新闻记者介绍,那块缺口原来是因为征迁的问题,主要是乡镇来负责。“征迁和村民没有协商清楚,所以没有做。”但该工作人员也表示,洪水并非都从那个缺口涌入。由于本身雨量就很大,如果防洪堤没有建起来的话,内部会遭到更大的冲毁。

据中新网的消息,今年第11号台风“海葵”及其带来的强降雨已导致福建多地受灾。福建省防汛办7日通报,据初步统计,截至9月6日17时,已造成福建159.16万人受灾,转移民众29.41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9949.71公顷,倒损房屋2537间,直接经济损失50.5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