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投瑞银周思捷:判断估值要回归常识 好公司都有逆周期发展基因

荷科箱包网

经理选择了追逐热门赛道。面对当下浮躁的市场环境,国投瑞银新锐基金经理周思捷自2021年开始管理产品以来,始终坚守投资框架,乐观应对市场波动。

周思捷近日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愿意用大量时间去挖掘投资机会,用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并长期持有。在判断估值方面,他认为应该回归常识,在经济好的时候用线性思维去推断未来是很危险的。

周思捷:我的投资理念汇集了投资大师芒格和邓普顿的投资智慧,两者的比例大致可以量化为七成和三成。两位投资大师对投资能力圈的边界都有清晰的认知。

类似于芒格的投资体系,我愿意用大量时间去挖掘投资机会,用合理价格买入优秀的公司并长期持有,而非频繁交易。此外,我更愿意从股东角度去思考投资问题,从长期的维度思考生意的本质,也特别重视对公司管理层的考察,希望在长期持有中,赚企业成长的钱。融入邓普顿的投资理念则是因为邓普顿认为,如果找到更好标的,就可以将其加入到投资组合中。芒格的投资风格结合邓普顿的投资原则与A场比较契合。

证券时报记者:你管理的产品十大重仓股集中度自2022年逐步提升,最新达到了80%左右,基于什么原因做出这些调整?

周思捷:我2021年下半年开始管理公募产品,彼时A场行情火热,不少优秀公司股价偏高,基于我的投资框架,当时并非较好的买入时机,因此整个投资组合持股相对分散,而且换手率也比现在高。A股在经历了2022年4月份和10月份两次大级别调整后,不少优秀公司股价跌到了估值非常便宜的区域。我理想的投资组合在2022年末基本构建成型,之后我的投资组合集中度就维持在高位,换手率也因此降了下来。

周思捷:制造业的好公司取决于它有没有能力跟上整个行业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制造业的特点是迭代快,如果公司没有任何技术进步,就很容易被淘汰,公司唯有不停进步、不断创新,才能幸存下来。

证券时报记者:你的重仓股以行业龙头居多,实际上,不少白马股、龙头股自2021年以来有不少回撤,你怎么看?

周思捷:估值太贵,这也是我2021年比较谨慎的原因。2021年,不少优秀公司的估值太高,甚至超过100倍,持有这些公司亏损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因此,要规避高估值标的,巴菲特和芒格就曾反复强调一句话:用合理估值去买入优秀公司。

周思捷:我觉得要回归常识。在经济比较好的时候,如果用线性思维去推断未来仍有高增长需求,这是很危险的。投资和经营企业一样,要保持理性,去客观冷静判断当下,而不因为所有人乐观你就乐观,所有人悲观你就悲观。

从全球制造业发展来看,顶尖的公司都有逆周期发展基因,公司管理层也有逆周期经营思维,对于未来经营节奏会有清醒的认识。因此,具备逆周期战略的中游制造业公司往往能给投资人创造巨大收益。

证券时报记者:近年来,不少优秀公司股价不涨反跌,并未走出长牛趋势,而部分机构不看好的公司却有不错股价表现,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周思捷:相较于成熟发达的资本市场,A场还处于发展阶段。站在风口或者热门赛道上,一些质地一般的公司短期内常有较大涨幅。但站在长期维度上,只有现金流贴现模型才是衡量公司价值的唯一标准。随着经济发展,一定会有少量公司成长起来,成为未来中国发展的引擎。只有少数最优秀公司的股价表现才能为指数上涨做出贡献。基金经理要做的事,就是找出这些最优秀的公司,长期持有,而非在某些赛道里捞一把。

周思捷:A股现在有较多投资机会。在市场悲观情况下,不少优秀公司估值跌到较低位置,我对市场的判断比较乐观。当下依然是市场低位,我对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资本市场的发展仍保持信心。回顾过去十年,每轮熊市都孕育重大投资机会。现在要思考的问题就是这一轮熊市结束后,哪些板块有确定性的大机会以及如何布局这些大机会。

展望未来,宏观经济未来两年仍将处于修复期,行业供给会出现明显收缩,从周期角度判断,假设2022年是低迷周期第一年,整个中游制造行业将面临一轮供给端出清,在持续两三年后,会带来行业景气度的反转,我们会在未来几年迎来大的收获期。我相信随着优秀公司基本面逐步兑现,不断地创造自由现金流,股价必然有不错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