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豆粕期货不得不知的非洲猪瘟常识

有一种说法是,期货人,要想做好期货,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不,做个豆粕期货,我们每天都会听到关于非洲猪瘟的字眼,当然,即便是不做期货,每天去菜场买菜,也一定会对节节高的猪肉价格感到触目惊心!

那么,非洲猪瘟到底是个什么鬼?非洲猪瘟到底有多猖獗?我们该如何应对?它又将如何豆粕期货的走势呢?今天就和大家梳理一下。

非洲猪瘟的病原叫非洲猪瘟病毒,是非常独特的病毒。它的分类非常独特,是非洲猪瘟相关病毒科的唯一成员,我们对非洲猪瘟病毒了解的比较少,可借鉴的东西比较少。它有庞大而复杂的基因组,有很多保护层,有超强的体外生存能力。它是在非洲发现的,非洲的生存条件是非常恶劣的,非洲的野猪可以长期不吃都可以活下来,所以在非洲的环境下,所有的东西都很厉害,包括埃博拉病毒等的病原都非常非常厉害。它有三类宿主:猪、野猪、蜱。似乎这三个东西有点风牛马不相及,怎么蜱跟非洲猪瘟搞到一块儿了,这个非常奇怪,也不知道这个病毒最初是猪的病毒还是蜱的病毒,它的传播途径也非常复杂。

非洲猪瘟非常强悍,不怕冷、不怕脏、不怕咸,它特别耐低温,在冷冻的环境下可以存活好几年。猪一旦感染非洲猪瘟病毒以后,基本上以死亡而告终。非洲猪瘟自上世纪50年代传入欧洲以来至今几十年,人类都没能研制出有效的疫苗。

非洲猪瘟怕热(需要56度以上,37度都没问题,都活得很好);怕干燥,猪圈不要太湿,猪不舒服,但病菌很舒服;虽然它耐酸耐碱,但是强酸强碱可以把它杀死。

非洲猪瘟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这个病毒没有腿,也不会飞,它的运行靠人。正因为如此,在没有针对性疫苗的情况下,人类对非洲猪瘟的防治仍然是可行的。但是为何自我国发生首例非洲猪瘟后,短短一年时间,我国养猪行业就遭受到如此重创呢?

中国的非洲猪瘟疫情自2018年8月在辽宁沈阳出现,此后迅速蔓延至全国除、澳门外所有省级行政区。至2019年7月上旬,农业农村部通报的非洲猪瘟疫情数已达145起,即先后在全国31个省份的145个养殖点发现非洲猪瘟疫情。

但实际数量肯定远不止于此,比如就有新闻报道,肇庆市高要区回龙镇的猪场存栏生猪达1万余头,从1月12日至2月18日,猪场每天数百头猪死亡,共死亡11101头猪。病猪死亡后曾有检测显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数次上报未被理睬。直至新华社记者写内参反映后,他才获得部分赔偿。但肇庆疫情始终未正式公布。

非洲猪瘟给我国生猪养殖业造成的是毁灭性的打击。单据农业部9月初公布的数据,生9月生猪存栏同比下降32.2%,自去年8月中国暴发首起非洲猪瘟以来,有超过112.9万头猪被扑杀。

非洲猪瘟在进入中国之前,在欧洲已肆掠多年,欧洲也有成功防治的经验可供借鉴。从国家层面:第一,统一立法。针对某一类疾病做否认全面的立法,这个立法不仅仅是立给大家看的,而是要严格地执行这个法律的。谁把非洲猪瘟带到哪个国家去,有可能要坐牢的。第二,对重大传染病发布指南和防控的指导原则。第三,疫情上报系统。这个病法定要上报,你不报是违法的。第四,他们一旦发现重大疫病,马上启动疫病监测计划和根除计划。

第二、所有猪场都有很好的追溯系统,每头猪有身份标识,从猪生下来到餐桌,从养殖、运输、屠宰到销售,哪个地方发生疫情他们很容易溯源,这点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这些措施里面,大家可以看到最主要的两个主体,一是国家,二是猪场,而二者的行为又会相互影响。最典型的就是,如果补贴和监督处罚措施不到位,就可能造成养殖户的瞒报。

西班牙在彻底净化非洲猪瘟这件事上,花了整整30年时间,最后经验归结为一句话:防控非洲猪瘟就是钱的事。西班牙的防治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失败的。直到1985年,西班牙开始启动疫病根除计划,严格控制猪只移动,对交通工具严格消毒,把所有的钱补偿到位的时候,所有的措施才能够真正地落地,净化才卓有成效,花了5年左右的时间就净化得差不多了。

非洲猪瘟能否得到有效控制,直接关系到后续生猪的存栏量,猪多猪少则直接影响到明年豆粕两个远期主力合约的需求量。

从某种意义上讲,养殖户对疫情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的评估结果直接关系到他们恢复生产的积极程度。非洲猪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肆掠整个中国,人祸大于天灾,管理上出现的疏漏才是根本原因,既然其治理归根结底是钱的问题,那么,国家和猪场对非洲猪瘟的重视程度将直接决定能否快速将非洲猪瘟疫情彻底清除。

猪肉价格这种直接关系到百姓餐桌的事情,国家层面不可能坐视不理。9月初,人民日报发文三问猪价。农业农村部也看不下去了,在随后召开了全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视频会。农业农村部在会上强调“要坚持防控生产两手抓”“鼓励支持养殖场户增养补栏”“尽快扭转不利局面”。广东、四川、浙江等多个省份均出台相关政策,发展生猪生产,加强本地猪肉保供。紧接着出台相关生猪规模化养殖场建设补助政策,主要支持生猪规模化养殖场和种猪场建设动物防疫、粪污处理、养殖环境控制、自动饲喂等基础设施建设,补贴金额最低不少于50万元,最高不超过500万元。

“防控生产两手抓”、“鼓励增养补栏”,都体现了国家对于后期疫情防治的决心和信心,事实上,这种信心也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市场共识。考虑到大规模生猪补栏需要大约6个月左右的时间,需求刺激较为直接的合约m2005上,在国庆节过后,便走出了极强的上行走势,这其中,除了9月USDA报告对美豆利多的影响外,很大程度上体现的就是市场对于后市生猪补栏量的信心。考虑到上周末中美谈判取得进展,中方承诺购买400-5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000061股吧)的消息,短期对豆粕的涨势会造成不利扰动,但长期上看,后期豆粕仍具备长线看多的逻辑。